滚动新闻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| 文化频道 | 津报副刊

做直播的365天

时间:2017-06-05 10:14:00   来源:天津网   作者:阿德   责任编辑:苏菁

  诉

  大梨

  23岁

  女主播

 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记者 阿德  最近我压力山大——干直播这行,我这个年纪已经接近“退休”了。特别是看到身边的几个小姐妹们前赴后继地红了,我的紧迫感就日益增加。

 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。我必须趁着青春,赶紧出人头地。我甚至在今年生日聚会上立下了豪言壮语:如果今年还没红,我就不当北漂了。回家相亲,然后结婚生孩子。

  做事为什么要如此极端?

  说明你没有一颗拼搏心!当主播的,谁不想红?说得现实点,关注度就是直播的硬指标。不然的话,你一个人对着镜头喊话一晚上有什么意义?

  没有关注度也换不来经济回报。单打独斗的主播靠粉丝们送虚拟礼物,然后兑换成现金,像我们这样签约了平台的,每个月也会拿工资。只不过很少,聊胜于无。

  当然,贫富差距就在这里拉开了——爆红的主播们,日进斗金,好不威风。最近圈里最大牌的天佑,不是盛传跳槽费上亿吗?这都是身边活生生的例子。不起眼的小主播,却只能在大主播没播的垃圾时间里,挑块碎肉吃。有时候赶上平台分成比例变化,或者拖延回款时间,每个月的收入,其实跟在工厂里打工的待遇差不多,也就三四千块吧。

  也就三四千块?大家都觉得你们挣钱容易。

  我对这点不置可否。我是大专毕业的,同学都是进工厂或者车间,是挺辛苦的。我怕累,也怕晒,就没去实习,但也踉踉跄跄拿到了证书。

  从学校出来,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礼拜——苦恼啊,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。我首先做了微商,卖面膜和护肤品。货源是从我发小那里上的,她在日本留学,正好帮我趸货、发货。我这个人做人有原则,即便自己再懒,也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。因为卖真货,是有回头客的,可最终也拼不过那些一串星钻的淘宝大号,于是关门大吉。

  然后我又当了一个月的幼教。应聘私立幼儿园的原因,一部分来自于出于工作环境单纯的考虑——放眼都是孩子,能有什么纷争?事实告诉我,纷争是少,但是众口难调。特别是现在做家长的,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把自己当作消费者,送孩子上学也挑三拣四的。我受不了这个气,又逃跑了。

  就在我对未来苦恼之时,女主播的光环照耀进我的生活。那次,我的同屋小姐妹带回来一个姑娘,寒暄之后,对方说自己在做网络直播,今天就是来找我的小姐妹来做嘉宾的。我躲在一旁,看这两个人对着镜头说了半小时相声之后,立马决定自己也投身到这一行——不仅仅是半个小时换来了将近300块的虚拟礼物,而是论耍嘴皮子,这两个人简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。

  你首战告捷了吗?

  直播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其实里边门道特别多。第一次直播,我因为紧张,话特别密,几乎快成贯口了,效果也可想而知。

  一个小时下来,只有两个人收藏了我的页面,得到了价值五块钱的虚拟礼物。回报虽小,我却痛定思痛,一门心思研究起个中诀窍来——我发现能走红的女主播,都有一技之长,要么撩人,衣服有点合身过度;要么有趣,从声调到语言,总是让你觉得怪怪的,却怎么也舍不得错过她的节目;要么就是专业够强,什么最美警花、最美健身教练、最美女律师什么的,反正大家都有一颗八卦心,特别想知道这些职业中的女性从业者,究竟有没有烟火气。要么高冷直戳天花板,那看直播就有了找虐的乐趣,要么满身烟火气,让人觉得作为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,也能在同一时刻,和这样高大上的人发生奇妙的连接。

  看起来,你是走差异化路线。

  前段时间,我的一个闺蜜终于走红了:因为在镜头前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,醒来发现一个男粉丝送给她十几件顶级礼物,这件事经过圈子里的人的口口相传,成了一个传奇——闺蜜终于登上了红人榜,实现了她金榜题名的梦想。

  我很羡慕,但我也知道,这种靠睡觉打呼噜的路线,不能再有人走了。我必须找到我的核心竞争力。我做了几次自我评价,觉得还是得走家常路线——既然生来不是大家闺秀的命,那就安分守己地扮演小家碧玉好了。

  我换上粉嫩粉嫩的绒线睡衣,在镜头面前装点另外一个自己——这是一个能自嘲,爱吐槽,喜欢讲段子的迷糊姑娘。性格大大咧咧的,总跟网友称兄道弟,有时候还装作爱情专家,给粉丝们出谋划策。

  我开始拥有了一些人气。特别是女性粉丝成了我主要的拥趸——这让其他主播小姐妹特别惊讶,他们以为看主播的应该都是宅男们,用以打发永远用不完的垃圾时间。

  起初我还挺惊喜的——范冰冰走红不也是自称“范爷”吗?现在姑娘们都叫自己女汉子了,那我就当女汉子代言人好了。可后来我发现了问题:男粉丝真的是主播平台主要的消费人群。毕竟他们不像姑娘们花钱会精打细算,往往是经不住其他人起哄,大手一挥,一个顶级虚拟礼物就送出去了。

  但我还是挺想和别人不一样的。那些人穿着旗袍,在镜头面前跳舞唱歌的样子,我谈不上喜欢,也不想追随。我特别懒,骨子里不想扮演一个完全不像自己的那个自己。

  做直播对你改造大吗?

  我原来就是个夜猫子,这个工作说穿了就是陪寂寞的人聊天解闷。我就是个孤独的个体,可你说,孤独遇到孤独,是否就不孤单了?

  直播我做了一年,依然没攒下钱来。化妆置装都需要钱,有时候收到了特别好的礼物,一冲动买了个包,钱又花光了。别人都说直播这行是风口,主播们腰缠万贯,其实各行各业都有个中翘楚,也有混日子的人。

  我真的不想这样耗下去,可我究竟怎么做,才能红起来呢?

[进入论坛]
更多相关新闻:

帮办·回顾

副刊·社会

网络热点

津报副刊

社会新闻

网络热点

贫困生家西瓜滞销
近日,一则“郑州一高校向贫困生购买西瓜免费发放”
朱德总司令油画
昨天上午,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