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| 文化频道 | 津报副刊

住校两年我发现新世界

时间:2017-06-07 10:22:00   来源:每日新报   作者:阿德   责任编辑:周禹辰

  摄影 谷岳

  诉 阿蒙 16岁 高二住校生

  我是外地人。之前一直在老家读书,初中毕业之后,来到了这座城市。

  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偶然。可我爸妈不这么想,他们经常教育我: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,进而考到更好的大学,他们殚精竭虑——换句话说,这是他们对于教育的投资。

  既然投资,当然得有一点代价:他们在这座城市买了房,于是我有了在这里上高中的资格。望着他们一脸欣喜的表情,我当时只是一言不发——对一个中学生来说,什么人生规划和未来,和自己的生活隔得还是太远了。离开家乡,意味着和从小长大的小伙伴们彻底分离,并不是因为升学,换了一个学校那样。

  我似乎很难见到他们了——想到这里,我甚至躲进被窝里掉过一次眼泪。别看我平时沉默寡言的,其实我心肠软得很。就连我们班主任都说,阿蒙有点多愁善感了。

  去异地读书的消息,对你来说并非喜事。

  起初是挺排斥的。觉得爸妈只是一厢情愿,也没有征求我的想法。后来就释然了——真的问了我,又能怎样呢?如果非留在老家,最终没有考进心仪的大学,到头来我会不会更后悔一些?想到这里,我就决定,既来之则安之。

  我读的是一所国际学校。这是父母提前安排好的:他们的生意大多还在老家,不可能完全为了我放弃老家的市场,还不如让我住在学校里边。这样既节省了他们往返的时间,也便于我集中精力搞好学习。

  这其实又是他们的一厢情愿。虽然每个男孩都会叛逆,但并不代表我们都想在这个年纪离开爸妈独自面对新环境。别看我嘴上不说,心里还是蛮害怕的——我害怕自己无法适应新环境,尤其是人生第一次住校。床铺会不会太硬,同宿会不会打呼噜,食堂饭菜吃得惯吗?父母不在身边想念他们却见不到,又该怎么办?

  这些问题,对于一个15岁的男孩而言,第一次出现就分外棘手。它们像一块块石头压在我心上,每一块分量并不重,合起来却感觉密不透风。

 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以及一点点委屈,我上路了。下了飞机,一路开到学校,父母把我安顿好,和生活老师交代好一切,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。

  你哭了吗?

  在他们面前,我可坚强呢。但他们的车越开越远,我的鼻子突然酸了——接下来的生活,是不是只能靠自己面对了?整整三年的住校生涯啊,怎么感觉这么难挨?

  第一晚我失眠了。听着另外三个陌生男孩的鼻息,我竟然有点恍惚的感觉:如果不来这座城市读书,此时此刻我是不是正在老家的网吧里玩游戏呢?如果父母对我没有那么多的设计,此时此刻我是不是正在和他们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呢?

  不知不觉,天就亮了。我带着疲惫和一点点焦虑,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涯。

 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。我一直相信吃苦也要趁早。

  现在看起来,高中住校的这三年,是我重新发现自己的过程:最开始是焦虑和自我怀疑,进而接受这一切,然后沉下心来,然后是发现了自己的闪光之处,受到外界激励之后有了动力,最后则是朝着目标,坚定地去奋斗。

  我无法为别人代言,但对于我自己,我真的感觉是一种重生——我敢于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也发现了自己的长处与短板,欣然接纳之后,突然发现独自面对这样的生活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特别是明年的这个时候,我也要进入考场成为其中的一员,想到这里,我突然有点跃跃欲试——这又是一次挑战自我的好机会。

  给我感觉,这两年你在拼命地成长,回头看你自己都很惊讶。

 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。原来在学校里,都是父母和老师管着我,同样也是限制着我。来到这里,有老师们照顾,更要靠自己独自面对。小到洗衣服、收拾宿舍、维护宿舍关系,大到针对自己学科的问题查漏补缺,制定学习和复习方案,以及自己去竞争社团和学生会的职位和工作机会。一切都得靠自己——这句话背后,除了彰显了我的能力,我还感受到外界对我的极大信任——他们相信我能管理好自己,觉得我能行。

  我也闹过矛盾,发过小脾气。感冒发烧的时候,在我心里,想让爸妈把我接回老家的念头,曾经一闪而过。而发泄之后,喝了学校卫生站开的消炎药后,一觉醒来,我又背着书包去上课了——我惊喜地发现,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许多!我为自己骄傲!

  那你觉得,你这两年的成长经历适合什么样的学生?

  我们必然是父母教育投资的一份作品。可我觉得,当你拥有一定能力和主控权时,这份作品的创作者,不仅来自于父母,还有一部分是你自己。

[进入论坛]
更多相关新闻:

帮办·回顾

副刊·社会

网络热点

津报副刊

社会新闻

网络热点

"复兴号"新增28个站
好消息!"复兴号"新增4条线28个站,经过你家吗?
“科学”号获样品
我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“科学”号16日圆满完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