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| 文化频道 | 津报副刊

特殊女儿是心中一条蛇

时间:2017-06-09 11:01:00   来源:天津网   作者:魏然   责任编辑:苏菁

  倾 倾诉者 万女士 45岁 全职主妇

  望:表面的光鲜 掩不住纠结

  天津网讯 万女士绝对是能吸引人注意的中年女性,她停在外面的车,她做工精致的衣着,她精致的妆容,她名贵的首饰……都说明她的日子过得相当富足。她没有那些爱“显摆”的富婆的“架势”,反而是神情中常流露出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忧郁。一些事,说到痛处的时候,她表现出难以抑制的愤怒却又无奈的心情。她说,多少人羡慕她的生活,但只有她自己知道,心里有一条蟒蛇,时不时要出来咬自己一口的滋味。现在表面上所有的光鲜,都掩饰不住蟒蛇撕咬的疼痛和不安。

  闻:女儿是恩人也是仇人

  我刚刚又和我女儿吵了一架,她今年16岁了,这个年龄的女儿和妈妈都是天敌。可我们俩是命里注定的天敌,从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她,我就恨她。在她成长的这16年中,我无数次地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怨恨。可是,在更多的时候,我又觉得不能没有她。

  这个丫头的身份太特殊了,是我老公和他的“红颜知己”生的。我老公是个能人,有赚钱的本事,我们的家境很好的。当年,我怀孕以后,就在家专心等待做全职妈妈。就是那时,老公出轨了。当我腆着个大肚子把他和那个妖精堵在床上的时候,我能怎么办呢?一个男人有了钱,他的老婆又正在孕期,他找了个情人,好像特别“正常”。就连我身边的亲友都是一边倒的意见——原谅他一次。他也向我承认错误,说那女的是公司里来实习的大学生,自己没有禁得住诱惑。

  我选择了原谅,但不可能不留下裂痕。几个月后,我的女儿出生,孩子的先天发育不好,我觉得一定与怀孕时受的刺激有关。我也有产后抑郁,情绪很差。他对于新添的小生命开始还兴奋,后来可能因为孩子身体不好,我又时常发脾气,他慢慢对我俩都淡了。到了孩子半岁的时候,我又发现他还和那个女的在一起。心理和身体上的压力,让我暴跳如雷,我们打得不亦乐乎。可这一次,我的老公态度变得“坚决”,直接告诉我“她怀孕了,要过,就这么过,要是不过了,可以离婚”。我真的快气死了,每天除了和他吵架,就是抱着女儿哭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女儿患上了急性白血病。我真的崩溃了,我觉得孩子的病完全就是因为我孕期和哺乳期身心受到太大伤害,让孩子跟着受了委屈。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和老公争吵,只希望救我的女儿。因为女儿生病,我老公也很懊悔,一度很努力地带着孩子四处求医。孩子太小,生命太脆弱,不论我们怎么努力,最后孩子还是没保住。

  失去孩子以后,我有一段时间处于精神崩溃状态,对那个阶段,我没有太多印象,听家人说,我每天哭闹,水米不进。在那种情况下,我老公抱来了一个半岁左右的小女孩儿。在我精神不太正常的那段时光,这个孩子起到了安慰我情绪的作用。我一直抱着她,用我女儿的小名儿叫她。用了很长的时间,我才恢复正常。

  这个给我“治疗”心伤的孩子,是我老公和那个妖精的孩子,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。因为我老公一直没有给那个女的“名分”,他们本来已经存在一定的矛盾。那个女的希望自己能生一个男孩儿,之后好把我“挤走”。可是,在她准备生产的时候,我家的女儿正重病。我的老公没有时间陪她,她一个人生孩子、坐月子,那确实是比较特殊的时期,我老公根本顾不上她,这让她非常气愤。她的家里人也知道了这件事,除了来找我老公兴师问罪,就是要隐瞒一切有关孩子的事,把她带回老家。也就是这样,那个在特殊时期出生的小女婴,就来到了我的怀抱。

  当我头脑清醒后,了解到所有情况时,我的感受就是恨这个孩子,如果不是她的妈妈,也许我女儿就不会死。所以,我总有掐死她的冲动。可是,每当我怒不可遏地盯住她时,已经会蹒跚走路的她都会仰着肉嘟嘟的小脸儿,伸着双手扑向我,叫“妈妈”。每当这时我就突然间觉得她不是那个女人的孩子,她是我的宝贝,她是在我的怀里长大的,她就是我的女儿。

  在她16年的成长经历中,总是有两个声音在我耳边嗡嗡地叫。当我和她亲的时候,一个声音告诉我:“她就是我女儿,如果没有她,也许我会疯。”我疼她,爱她,她是我唯一的孩子。可是,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特别是到了我亲女儿的生日和忌日,我就会气愤,难受,眼前这个女儿就变得特别可恨。一个声音就在告诉我:“她和她妈妈,就是害死你女儿的凶手。”所以,她所有的一切,在我看来都是那么可恨,我会打她、折磨她,她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间暴怒,总是哭得撕心裂肺。而一些不知情的朋友,也只是认为我管孩子太狠。只有我知道是为什么。我每次打过她,看着孩子身上的伤,又会特别心疼,毕竟这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,她还叫着我给亲女儿取的名字。我会抱住她号啕大哭。

  我的老公这些年倒是很“老实”,可能生活的教训对他也太大了。对我,他已经很迁就,对这个女儿,更是当掌上明珠。他应该有愧疚,也有对自己大女儿的怀念。可是,他对女儿好,我心里又非常不舒服,因为这个孩子越长越大,有很多地方非常像她的亲生母亲,我经常在她的眉眼之间看到当年的那个妖精。她长得越好看,我心里越有一种莫名的气愤。越看到我老公宠她爱她,脑海里就都是他和那个女人当年的情景。所以,我的火气会突然冒出来,近一年来,和这个女儿的矛盾越来越多,动了气,我就打她。我现在还喜欢用水泼她,总觉得用水可以把她洗成另外一个样子,一个我自己女儿的样子。

  她的样子不断刺痛着我的神经。我有好几次,差一点冲她喊出:“你和你妈一样,是害人精,是毒蛇……”

  这个孩子,说实话,并不是个坏孩子,每次我打她,折磨她,她也闹,也反抗,可过后还是很懂事地哄我。一到这个时候,我又恨不得抽自己一顿。其实,这个孩子也很命苦,这些年,我们相依为命,她真的是我唯一的孩子,如果没有她,我可能早崩溃了。

  问:到底是爱 还是不爱

  魏然:问一个特别直白的问题:孩子错在哪里?

  万女士:我懂,孩子没错,都是大人的错。

  魏然:如果这个孩子,从此在你的生活里消失,你觉得怎么样?

  万女士:真的不行,虽然有时候她会让我联想到她的妈妈,但毕竟是我把她养大的,我们之间有感情,她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。

  魏然:如果这个孩子的妈妈现在来了,想把她要走,你会怎么样?

  万女士:她不会来找,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联系过。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,我一定会和她拼命。

  魏然:你看你现在的这个反应,说明了什么?一意识到有人会夺走你的爱,你都受不了,是吧?

  万女士:是,这么多年了,我真心地爱这个孩子。她不开心的时候,我也不开心,她生病的时候,我也一样急得要命。

  魏然:她就是你一手养大的孩子,为什么一定要计较她是怎么来的?

  万女士:我看过一个新闻,就是一条“蟒蛇保姆”,主人不在的时候,和家里的孩子相依相伴,可我就是觉得那蟒蛇随时会吞了那孩子。这个女儿就像我心里的蟒蛇,相依相伴,可又不知什么时候会咬我。

  魏然:你心里的蟒蛇,不是这个孩子,是你自己的一股仇恨。这股仇恨的伤害,其实已经过去了,这么多年互不相扰,为什么一定要时时自己挖出来折磨自己呢?

  切:治愈需要时间

  感情需要稳定

  真的要把给自己造成巨大伤害的第三者的女儿视如己出,确实是难度太大。可是,生活就这样安排了无法改写的“剧情”,让你与一个让自己依赖又痛恨的人产生着感情,又牵绊着怨恨。与其纠结其中,不如“放下”。其实,不放过别人,就是不放过自己。

  人们常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,其实,还有一剂配合的药,就是真实稳定的感情。对感情而言,真实和稳定缺一不可,时爱时恨,忽冷忽热,不仅伤了孩子,也伤了自己。

  成熟的人掌控自己的情绪,才能掌控自己的幸福,情感失控和开车失控一样危险,且生活这辆车上的乘客不仅仅是你自己。

[进入论坛]
更多相关新闻:

帮办·回顾

副刊·社会

网络热点

津报副刊

社会新闻

网络热点

二师兄跑上六环路
昨日下午13点30分,在昌平管界北六环外环5.2公里处
外卖平台公开抽检
昨天,“食品安全检测车”开上街头对外卖平台的餐品